分类目录归档:附庸文雅

梦释

那条路似曾相识。
那座桥是在意识中闪现过还是在梦中的再现。
你在后 我在前 走着,攀援着。是在心灵深处艰辛的探索着一种真理的看法。我痛苦的时候我很快乐,在痛苦中我不至于失去自我,亦不至于浮躁与忘形,才不至于快乐的像猪一样。虽然,在诸方面存在矛盾。然而对于自我的坚持竟然如此的坚决与执著。
佛虽讲无执,但这是在执著中的无执,又是在无执中才显得更加执著。佛讲不拘泥于佛理,不执著于手指,而其目的不正是对佛心的执著的探索和追寻吗?
梦中我和茫然,在突然断裂的桥座下,我死死抓执栏杆爬上来,却发现你在已不在身边。我知道,这种梦从此将不再有,然我依稀记得,如此而已,很恐乱,很迷惘,很失落。
此后,不再有痛苦。

诞生

鼓起出生时的勇气时,却发现已断了筋脉。
毫无变化,例如在吹一只破了的气球
在探出地面的刹那,就已发现连带的黑色月亮,然而无法换回,有如处身黑洞边缘,被阳光吸引。
于是,父亲看见了秋后的收获,却不明白,我为什么哭,还以为自己患了职业病。
整个宇宙,按牛顿的命令挤压着我,让我向一个方向运动。

古墓游记

这恰是一副没有加任何意向但任何意向都可加的作品,古朴的像一冷峻的少妇。
这终年流淌的不是一颗心么。此刻能折射出天空心情的正是因为冰冻成的长镜被渡船在运动中虽然断开,最后还是断不开诗人的预言。今夜,再彻骨一次,破镜后千山万水找到的仍是一场难圆的梦。
我徜徉于一桩桩瘦长的雕塑,支撑他们的是对大地盘根交错的钟情。
对岸的火已经点燃,焚烧的结局剩下白骨的黑灰,希望甚至于幻想,只不过是曾在火的主体中存在,也如“烘烤的鱼梦见海洋”。
沿着台阶,我走向了巅峰,抬升我的竟是自己那一步接一步的擢升。内心深处告知:我该回家了,走的太久,太远。
穿过荒芜的坟地,那一座座树立僵直的墓碑,似乎在瞪大眼睛望着我希望我能走近,拂拭上面的灰尘,看看他们的名字,读读他们的生平。我说:“不行啊,先人们,不管你们生前多么荣耀抑或着不被人所知;不管你们为正义而亡抑或着冤屈而死——我还是要走我的路,我不愿背起任何一点重负。你们还是安息吧!”
我扬一把黄土为他们祭奠。

莺啼序

青竹早入夏步,衣带尚春暮。憔悴独倚沉香户,望萧条、泥泞水路。沾湿、重轻自由。深檐中雀鸣,个个怕觅食物。

轻点浅湖,无数薄梦。重重心情事,折叠纸舟漂水游,却被沉停半路。世俗旧、尘叶新洗,胜私嫩芽当初。莫凭栏,几番忧愁,又上心头。

木藤古屋,潮气凝重,教人怎不怨。窄床难堆乱被褥。无故问津,常人故事,满桌积书。新折含蕾,清瓶甜水,别是一番风景处。而如今,残花败柳,孤寂凄冷,芭蕉不语丁香。此情有谁能诉?

蓦然回首,收谷翠鸥,惊断雨连珠。青黄不接麦衔熟。正待炽日,天若有目,休道云露。风流骚客,古今难 几知饿死无辜?绞脑裁烛“莺啼”书,说平民心急透,看遍仕途,伊人有无?

一剪梅

荫翠香幽径路小。红缀花稍,青春不老。徘徊思量情难调,心舟浅漂,闲愁难挑。

不堪昔日泥泞路。风雨萧条,断桥摇摇。地自开阔天自高,神魂颠倒,此情会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