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吟(散文诗)

终不清楚那漫天飞舞的是柳絮,还是扬花——

水龙吟

今春的柳絮能否惊醒你紧缩的朱户,能否唤起你记忆中的那年的季节。

是的,感谢误会,在牵起“久旱逢甘霖”的喜悦后,我奏响了这把落满尘埃的七弦琴。于是,也听到了“高山流水”的回音——未曾经太漫长的跋涉。

我以一句“花不误人人自误”妄自菲薄,你却“扬花本应栖枝头”反唇相讥。这样在来往中演义着、诠释着感情。

总觉得,我们仿佛是从古书中走下来的两个迁客,抑或是一对被现代化遗弃的没落文人,呕心沥血地填着自我欣赏,彼此赏析的宋代词韵,体验并感受着对方微妙的心思。

于是,约定再次相逢。

要么,我就是那飞扬的柳絮——扬花,终经不起沉淀而二分泥土,一分流水,进而浮萍。你的兴奋也由此成了感伤,然后紧锁起那扇曾虚掩的朱户。从此,不再,赏花;从此,任凭落满阳台,因为那只是扬花。

正如,多年后的某天,偶尔翻开旧书发现一枚枯干的枫叶,记起那个已经忘记的约定,只触起几许嗟叹……

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