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中国

阿拉伯世界:从专制的噩梦中醒来

【译者按】阿拉伯世界都已醒来了,中国到底还要睡多久。

这个在仅存的共产主义国家中最大一个,或许也是仅存的专制国家中最大的一个。

本文翻译自Economist,原文地址http://www.economist.com/opinion/displaystory.cfm?story_id=14082930

文中亮体字为译者所加

——————————————————————————————————

一场平静的革命在阿拉伯世界展开了;革命会在最后一个独裁政府选举败北时完成

什么在折磨着阿拉伯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在本周出版了阿拉伯世界状况系列报告中的第五份报告。这份报告读起来让人沮丧。阿拉伯人是一个有活力和创造力的民族,其悠久而辉煌的历史囊括了艺术、文化、科学,当然还有宗教等方面令人瞩目的贡献。而另一方面,当代阿拉伯国家的突出贡献却是他们一贯所保持的失败记录。

他们一开始就没能让其人民获得自由:六个阿拉伯国家完全禁止成立政党,其余的则秘密地限制政党活动。他们也没能让其人民富足:虽然拥有石油,联合国报告指出阿拉伯世界约五分之二出头的人每天生活在2美元之下。他们也没能让其人民获得安全:报告认为强大的内部保卫力量却用来对付阿拉伯国家自己的民众。他们也没能满足年轻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估计阿拉伯世界在2020年必须创造出5千万个新工作岗位才能容纳一个不断增长的、年轻的劳动群体——实际上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是不可能做到的。

阿拉伯政府对待批评的态度常常只是一笑置之。布什在任美国总统时,以及美国新保守主义责怪基地组织的兴起正是因为阿拉伯缺乏民主所导致时,他们承受了不少这样的批评。长期的实践让阿拉伯统治者已经成为辩解其失败的专家能手。他们归咎于自己的文化并不适合西方式的民主政治。或者归咎于他们的历史,如果使他们不再疲于应付帝国主义者、犹太复国主义者、冷战分子们的入侵,他们如今或许会做的比较好些。

不可否认,很多理由是正确的。这些的确都是让伊斯兰民主进程复杂化的事实。当然还有石油、以色列、以及美苏之间的对抗都意味着殖民地时代结束之后,并没有留给阿拉伯世界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道路的机会。拿最近的例子来说,阿拉伯还在不断受到伊拉克的入侵。而目前,他们发现自己还被夹在美国和伊朗争夺地区霸权的中间。

奇怪,阁下,他们喜欢投票

即便如此,长期以来的借口变得越来越没有说服力。伊斯兰并没有阻止民主在亚洲穆斯林国家生根。即使是在伊朗这个曾被看作是神权统治的国家,在最近有缺陷选举之后,也显示出比大部分阿拉伯国家更大的民主活力。至于外部入侵,近年来很多更为健全的选举在以色列占领下的巴勒斯坦举行,也在美国入侵下的伊拉克举行。当他们拥有了参加真正选举的机会时——如最近黎巴嫩——阿拉伯人理解什么是利害攸关并不困难,更多人也显示出愿意参加选举。正是他们统治者自己总体上会阻止、操纵或无视选举,他们担心要是给多数阿拉伯人以发言权,他们会投票把恶棍赶下台去。

正因为如此,如果专制体制按照自己的方式运作,可以肯定的是阿拉伯人不会得到选举机会。阿拉伯统治者依靠一种高压、恐吓和补选的扭曲结合体把持着权力。他们一次次地利用虚构出来的政党进行虚假的投票,之后他们又重新掌权。要是有真正的反对者存在,一方面也是被各种伊斯兰主义运动所分裂,另一方面世俗的政党比起对政制本身的厌恶来说,更加恐惧伊斯兰主义。当布什在那些被击败的联盟身上推行他的自由日程时,不情愿的阿拉伯领导人就拿出一些微不足道的改革来装点门面。如果说与一位总统联盟而致使民主受到玷污的原因存在的话,那就是阿拉伯人所鄙视的入侵伊拉克战争。

永久只是假象

那个显然已失去民心的政制果真会无限期的统治3.5亿以上的人口吗?穆巴拉曾做了28年的埃及总统,卡扎菲从1969年起就统治利比亚。阿萨德统治了叙利亚30年,在其死后权力又顺利地转移到了他儿子巴沙手中。布什促进伊拉克民主的努力失败以及民主在伊拉克崩溃之后,奥巴马以尊敬取代自由作为美国与穆斯林世界对话的中心。这或许是明智的:自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在阿拉伯人眼中的地位逐渐提升,并且布什热衷于改革他国的目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愿以偿。但这恰好意味着如果阿拉伯人想要民主,他们自己会抓住的。

西方很多人担心在阿拉伯的选举中,伊斯兰主义会趁机以一人、一次、一张投票的原则夺取权力。然而,伊斯兰主义在全体选民中似乎能获得的最大支持也就是20%多。非阿拉伯穆斯林国家如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证明了民主是远离极端主义最好的方式。压制只会让其更加危险。

民主不仅限于选举。它涉及教育、宽容以及建立诸如司法制度和自由出版等独立机构。最大的问题是普通阿拉伯人多大程度上想要这些。开罗街头很少会出现弥足珍贵的德黑兰式抗议。多数阿拉伯人似乎仍然不愿付出太大代价。观察一下伊拉克或许可以发现,他们宁愿停滞也不愿意接受改变带来的混乱。但是政制改革不能指望永久的被动。正如本报这期的特别报道指出,在阿拉伯世界政治停滞的背后,一场巨大的社会变动在暗处涌动,其将带来深远的影响。

几乎每个阿拉伯国家的生育率都在下降,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妇女正在接受良好教育,而且商人也希望在国家主导的经济领域获得更大的发言权。尤其是一场卫星电视革命打破了国有媒体的垄断声音,创造了一个公共领域,要求统治者为其统治进行辩解和为其合法性作证明,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所有这些改变没有一个单独能够催生出一场革命,但集合起来,它们在表面之下制造了一股湍流。旧式腐败、不透明和专制的阿拉伯政府已在所有层面上都失败了,而且它也不值得留存下去。它肯定在某一时刻全面垮台,具体什么时候还是个未知数。

中国龙的未来

本文翻译自Economists.com,原文在此。原文标题Enter the dragon,应来自李小龙《龙争虎斗》的英文名称。

另:本人对书评原文作者以及原书作者的观点持保留态度。


西方期望富裕、全球化和政治整合能让中国转性为一位温和的巨人。有新著认为这不过是幻想。

很多竞争者争抢美国头顶上那枚全球最大权力的王冠。1950年代的苏联威胁着美国的军事霸权;1980年代的日本挑战美国的经济权力;而今的觊觎者是中国。美国衰落的证据看起来很明显:在入侵和占领伊拉克后就暴露了其军事力量的局限,始于华尔街的全球金融危机则显示了其资本主义体系的缺陷。西方现在指望中国能来支撑他们的金融体系,指望中国消费者能刺激全球经济的振兴。

先是由欧洲随后由美国等西方国家所长期占据的支配地位,最后在走向终结吗?英国时事评论员,近来作为中国、日本和新加坡等大学访问学者的马丁·雅克,他的答案很明确,其书名已说出了全部:“当中国统治世界”。

他首先引用了古德曼·萨奇最新的一项研究,该项目指出中国经济体将会在2027年超于美国,到2050年大约将是两倍于美国经济体的规模(而其时单个中国人仍将比美国人穷)。雅克从作为政治、军事和文化基础的经济权力出发,描绘了一个中国独霸全球的景象(a world under a Pax Sinica)。人民币将代替美元成为全球的储备货币,上海将遮盖纽约和伦敦金融中心的光彩;欧洲沦落为拥有辉煌历史的古代遗迹,很像今天的雅典和罗马;全球使用普通话的人如果不多于也至少等于使用英语的人;孔夫子的思想将变得和柏拉图的思想一样广泛传播;如此等等。

好像我们完全被带进了一场饶有兴趣的想象游戏。其实,雅克在政治和经济方面某些推断完全正确。作者不允许有不确定、混乱和错误出现。他预测历史将把中国在中古时期所拥有的世界权力地位归还给它,但这是否等于把中国拉回到如同Great跃进和文革时期那种自我毁灭式的动荡状态呢?毕竟还是同一个共产Party在掌权,并且如雅克指出的——中国政府绝不会和任何人分享权力。作者没有给予中国成千上万的抗议予以足够的重视,这些抗议大部分是反对腐败和失地。在作者浩翰详实的数据中仅有一处提及中国面临的人口问题,人口问题意味着中国或许在变富之前就已先完全变老。作者认为West藏和New疆的民族问题几乎没有不稳定的危险。

作为已停刊的英国杂志《今日马克思主义》的最后一任编辑,雅克认为共产党是一股温和的力量,领导中国走向繁荣富强从而避免苏联那样的垮台遭遇。他很少贩卖这样的观念:认为自由市场在长期看来,只能在自由社会运转;认为思想自由更有利于发明创新;认为民主国家会比威权国家更容易自我纠错。

雅克认为,这些不过是西方的自以为是。民主和法律规则并非是西方经济实力的先决条件,而只是一个巧合。这种观点是雅克全书最有趣(也是最富争议)的部分,远胜过那些关于中国历史枯燥乏味的叙述,或者那些关于中国将成为一个“文明国家”而非“民族国家”的冗长论述。

依据作者的观点,欧洲与中国分道扬镳并非始于文艺复兴或启蒙运动,而是工业革命。即便如此,西方的成功也并非注定的。雅克认为,直到1800年,中国还能与欧洲在最先进的领域 保持相当的发展水平。事实上,中国在瓦特之前已经建造了某种形式上的蒸汽引擎。那么为什么工业革命始于英国而不是长江沿岸呢?主要还是历史的偶然因素。

英国和当时的中国一样遭遇了土地短缺。但英国有煤炭来替代木材作为燃料,并且有奴隶耕作的殖民地为英国提供了充足的耕地和廉价劳动力。战争天性“把欧洲民族国家打造成了名副其实的战争机器”,加之进入精英阶层的商人阶级联合起来鼓动欧洲统治者促进资本主义发展。雅克认为,相比之下,帝制时代的中国还维系着孔夫子的和谐价值观,统治者本意主要着眼于其治下的稳固秩序和社会平等。因此,西方并非以其优越的价值观念统治了世界,而是凭借它的缺陷。


如果拓殖帮助西方建立了霸权,那么二战后殖民时代的终结为中国的崛起铺平了道路。1978年开始的中国经济发展是“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奇迹”,其速度远远超过欧洲或美国,也甚至快于日本、南韩和亚洲其他经济奇迹。雅克认为,伴随德国和日本崛起的某些冲突虽然无法排除,但还是有很好的时机来加以避免。“中国并不期求统治世界因为他相信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作者这样写道。现在的中国正致力于同西方合作,它依赖西方的投资和市场,也希望有稳定的海外环境。

西方期望富裕、全球化和政治整合能让中国转性为一位温和的巨人,一只熊猫而不是一条龙。1999年时老布什宣称:“中国进行自由贸易的时间掌握在我们手上。”然而,雅克说这是一个幻觉。时间不会使中国更西方,而使西方以及世界更中国。

《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央之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终结》马丁·雅克 Allen Lane出版 2009.6

柏杨极其书

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等几本书可谓我的启蒙读本,那时还是初三,其辛辣的风格还是让整天在中共的政治理论背诵中的我颇感兴奋。
高中后,买了其一套<西窗随笔>,读后仍有收获,以及后来接触到李敖的狂傲,一直站在他们一边对大陆的很多东西颇有微词,当然后来更多是接触到西方的文化.
至今,陡然在天涯看到一篇关于李敖的帖子,于是又想对柏杨评价一番。
当然,现在看来,不仅感觉当初自己肤浅,也感觉柏杨等也极其肤浅了,或许,以后我还可能再对现在的想法说肤浅,但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要说他很肤浅!
可以说,他们只是一些为食色名利而忙碌的人,学人做学问,我又不得不批判一下被称为大陆的李敖的余杰。
学问不是用来赚吆喝的,他们的确迷雾了很多文学青年(我以前也是),劝同志们还是多读经典著作,自己去理解他们,莫要相信一些二手贩子或是柏杨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