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道主义

人道主义与世界和平

在男性的肥皂剧中嵌入女性的戏份,吴宇森考虑的当然不只是吸引这一部分观众群体而已。但女性主义者不必为此欢欣鼓舞地认为吴试图打破传统的男性叙事视角,重新肯定女性在历史中的积极作用。

吴只不过是采用了好莱坞式的叙事套路来改编一部中国妇孺皆知的三国故事,但这已经很需要胆量和勇气。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功夫之王》那样四不象的东西,从而招致观众铺天盖地的漫骂,以及随后很快的遗忘。而忠于原著,吴宇森恐怕只能拍出央视那样只用来供文献片剪辑时用的视频材料了。

因此,无论曹操征讨东吴是不是真的仅仅出于对小乔的迷恋,都使影片中曹操更令人贴近,他不必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天下百姓,或者是为了和平统一,或者任何一个冠冕堂皇的指导思想。周瑜也不必是信誓旦旦地保家卫国、狭隘小气地嫉妒孔明的才气。

吴宇森版本的赤壁为我们增添的不仅仅是一种大片所需要的叙事,他也为我们过滤掉了原来三国演义中的厚黑之道,因此《赤壁》就成了一部理想的战争电影,一场君子之战,一次真正的结盟。

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些增添和过滤。吴宇森将一部中国故事抽取掉其中的尔虞我诈,重新注入了人道主义因素。所有电影都会有一个人物或者旁白或者字幕来点出故事的核心,《赤壁》是通过周瑜和曹操对话揭示的。面对一场战争,无论赋予它多么高尚的理由,无论谁打赢了它,双方都是输家

说道吴宇森的人道主义,就不得不提一下张艺谋导演的世界和平。同样在关键之处,《英雄》中嬴政说出了这部片子的核心,那就是“寡人终于明白,战争就是和平”(我将原话中的剑改为其指称的战争)。我想《赤壁》之“英雄”版大致会如此如此:

话说小乔和曹操一夜尽欢之后,她尝试到了一个老头和青年“手段上的差别”,遂理解了曹操发起战争原来只是为了统一天下,救人民于战争的水火之中,而周瑜与诸葛亮等人不过是逆历史潮流的反动分子,回到江东后力劝周瑜投降曹操,又通过其小姑子孙尚香劝定了刘备。于是,天下大事,分没多久就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