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仇富

我不仇富,但很仇腐

在gmail上方的网络剪辑栏里看到这样一个标题:“富人阶层首先背叛了中国经济”,作者是薛涌。google了一下发现这篇文章被转载的次数很多,依此进去后发现每个转贴的都没有说明来源。Gmail剪辑的来源是《中国新闻周刊》,可能因为其太“低俗”而被屏蔽了,所以未能访问,也就不知道原作出处了。

薛涌是谁我没多大兴趣。该文的主旨大概是,在中国经济的困难时期,富人并未花钱去“启动内需”,而跑到国外去消费。

我不是富人,也不是薛所讥笑的某个“保护富人”的大经济学家。但该文对“富人”的指责颇有些避重就轻,薛文中说看到“中国富人在美国疯狂购物、疯狂赌博”等事,这个“中国富人”主语颇为含混。一直以来,我所能了解的去“疯狂购物、疯狂赌博”的人群更多是我们的官僚——因为是公款,所以就不在乎多少,因为在国外,所以才会“疯狂”。

在经济困难时期把矛头指向富人还不如指向假名公务考察的政府官员,去发掘更多那些坐进口轿车、戴进口表、抽天价烟的官员。

另外,把”纯粹的富人“去国外消费说成是背叛,这个词语很“爱国”,我想就是普通人看到美元贬值去多购买些个东西也不用扯上背叛吧。

退一步说,薛也不过是个半道学者,按照其所说的理论推断,这些跑去国外消费的中国富人虽然没有直接拉动内需,但在国外的消费刺激了该国经济增长,进一步说也就是国外经济增长了,最终间接地拉动了中国出口。因此,富人没有拉动内需却可能推动出口,又有何背叛可言呢?

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学者们要是没有改善经济的良策,就不要制造出些仇恨和指责,沉默一下总比胡说八道好。

总结:我不仇富,但很仇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