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余虹

“余虹” 与股市

几个星期前,看完这部电影,原以为是多年前的禁片。
在中国,凡是被禁的,在地下市场总是很火。也正是因为被禁,才给观看者带来了特别的心理,一种闯入禁区、偷尝禁果的愉悦。同时也正巧满足“西方鬼子”对中国极权的想象,以及批评时的实例。也正因为如此娄烨的避开,才使得广电总局如此光火。
但本文不谈政治,只谈电影。
对于余虹,我的第一个比喻就是中国的股市——庄家永远不会是最后一个接盘的人。这个周伟无疑就是余虹的庄家,那一个在最佳时机出手操盘的人,幸运的是,他也及时地离场,留下一个被众散户满足欲望并希图占有的身体。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余虹的身体才值得为摄影所特写,并占据影片的核心。
娄的摄影留有很多技术上的痕迹,如三人散布时的摆位,一女跳楼前的埋设等。另外,对于89过于狂欢化的解读倒是最能引起争议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