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免费

免费?不错就是有些棘手

本文翻译自Economist,原文地址http://www.economist.com/books/displaystory.cfm?story_id=14030161

 

《免费:激进定价的未来》在出版之前已在网上引起了激烈讨论,参与讨论的绝大部分网友虽然没有读过此书但对书名已很熟悉了。批评者痛斥本书提出的一切都该免费的论点,同时抨击作者克里斯·安德森——《连线》杂志编辑(之前也是该报记者),写了一本高歌免费却不免费的书。这两种批评对本书来说都很不公平。其实该书是有可供下载的免费电子文本,也正好例证了作者的观点,即并非每样东西都能免费,但更多东西可以免费,它得助于电脑运算、存储和网联价格的不断下降所开启的新兴商业模式。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观点。然而不像安德森之前的《长尾理论》,对于为何这些新兴模式奏效而其他的却不奏效,《免费》缺乏一个扼要的基础性解释。《长尾理论》为诸如AmazoneBayGoogleNetfix等互联网公司的成功提供了一个启发性的透解。这些与众不同的公司相同之处在于都发觉了互联网所能开启的缝隙市场,这个市场是他们那些实体企业的竞争对手,因受限于缺乏足够的货架空间而做不到的。如果说《长尾理论》揭示了某些人们所料想不到的东西并为我们提供某些有用的资讯,那么《免费》一书给人的感觉好像只是陈述了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

安德森将免费(全篇都大写)划分为四个子类:搭送品(如卖刀片搭送剃须刀);广告支撑服务(其遍及广播、电视和网站);增值服务(如少量需要用户付费,但大部分是免费的服务);非货币市场(参与者以非经济动机出发所开发的某些产品和服务,如开源软件和维基百科)。

其中大部分,或者至少前两类都是老生常谈了,安德森自己也坦诚承认。他举的很多例子都已是历史,如为促销Jell-O免费赠送的烹饪书。免费虽然不是什么新鲜事,安德森说,但它却一直在变。安德森认为,如今有所不同的是,免费在数字时代可以得到更广泛的应用,如果说上世纪的免费是一种有效的营销手段,那么这个世纪的免费完全是一种新的经济模式。

然而他也并非完全赞同免费。实际上,他在书的结尾处承认免费必须与付费结合起来。在使用老套的搭送赠品和免费样品等手段之外,很多公司似乎找到了促使免费有效的新路,虽然找到免费之路的公司并不是很多,并且可持续性也并不明显。而且很多成功案例只是将新瓶装旧酒,如将老的观念应用到新的领域:Google靠其在线广告业务收入来支撑其免费的Gmail服务。Google的心瓶是email,而非搭送赠品或广告业务。很多公司如FlickrSkype都采用增值服务,很多报纸的网络版也都采用这种方式。增值服务是一种很不错的新模式,问题在于并非每个人都买账。

安德森在其书开篇就说,免费是我们即熟悉又不解的概念。此书为我们带来很多丰饶经济学(the economics of abundance)的有趣观念,同时它最后又留给我们很多未解之谜。免费的观念如此广泛,包含了诸多迥异之物,因此要给出一个概论的确很困难。安德森在书后列了一张建立在免费基础上的50种商业模式的清单,或许读者可以在其中找到一种模式应用到自己的领域。仅仅需要强调一下这张冗长且多样的清单,就知道把握免费这个含糊的概念很难了——确切说是相当难了,特别是对于一本从Jell-O开篇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