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农村

回来城市吧,乡亲

大多数人是从《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认识Jane Jacobs的,而《城市经济》却无疑更具颠覆意义。
美国“后现代地理学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都市规划系教授、洛杉矶学派的领军人物Edward W·Soja在《后大都市》中重构城市革命史时,对这位“业余的专家”给予了高度赞扬。
然而此书却没有Soja文字的晦涩,早年做过记者、速记员和自由撰稿人,使得Jacobs的文字写作自然清晰易懂,但却不失理论推理的明晰和说服力。这或许就是“专业专家”和“业余专家”的区别。

此书开篇第一章就批驳了“城市发源于乡村”的传统观念,认为城市先于乡村,并且城市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乡村(比如从产业转移的角度看)。

作者根据关于许于克古城的考古材料,“真实的”虚拟了一个繁荣在农耕社会前,一个还是狩猎和采集社会时的黑曜石城。我们对于那时的远古人类的想象大半认为他们还处于茹毛饮血、食不果腹,仍在与自然选择做艰苦抗争的纪元。然而,事实的可能情况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力,远古的先民们已经聚集成一个庞大的城市,并与其他城市有着频繁的物物贸易。通过Jacobs在后面章节所详细论述的“进口置换”与“出口效应”,城市的本地居民开始生产自己先前从别的部落进口的货物,加上进口野生谷物种子的过剩,农业和畜牧业也在城市里诞生。随后,随着城市人口的爆炸性增长,这些占地空间较大的产业逐渐向郊区转移,最后转移的农业和畜牧业形成了乡村。

Jacobs在后面构建的城市发展的“两个往复式系统”虽然可能简化了城市经济的复杂性,但无疑具有很大的启发意义。特别是其中包含的很多管理学思想,至今还能为年轻且有抱负的创业者提供思路。

Jacobs没有康德自比哲学领域的哥白尼那样的大口气,而显然她的确也实现了城市和乡村关系的“哥白尼倒转”。这种倒转使那些憎恶城市、向往乡村生活的怀旧式知识分子没有了溯本回原的依托。但更具意义的是,使我们对“三农问题”可以有一种新的理解,慎重思考目前三农政策所面临的难题。

因此,乡下人就不是“上”城市,而是“回”城。城市人,打开城门,欢迎这个失散已久的乡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