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张艺谋

人道主义与世界和平

在男性的肥皂剧中嵌入女性的戏份,吴宇森考虑的当然不只是吸引这一部分观众群体而已。但女性主义者不必为此欢欣鼓舞地认为吴试图打破传统的男性叙事视角,重新肯定女性在历史中的积极作用。

吴只不过是采用了好莱坞式的叙事套路来改编一部中国妇孺皆知的三国故事,但这已经很需要胆量和勇气。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功夫之王》那样四不象的东西,从而招致观众铺天盖地的漫骂,以及随后很快的遗忘。而忠于原著,吴宇森恐怕只能拍出央视那样只用来供文献片剪辑时用的视频材料了。

因此,无论曹操征讨东吴是不是真的仅仅出于对小乔的迷恋,都使影片中曹操更令人贴近,他不必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天下百姓,或者是为了和平统一,或者任何一个冠冕堂皇的指导思想。周瑜也不必是信誓旦旦地保家卫国、狭隘小气地嫉妒孔明的才气。

吴宇森版本的赤壁为我们增添的不仅仅是一种大片所需要的叙事,他也为我们过滤掉了原来三国演义中的厚黑之道,因此《赤壁》就成了一部理想的战争电影,一场君子之战,一次真正的结盟。

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些增添和过滤。吴宇森将一部中国故事抽取掉其中的尔虞我诈,重新注入了人道主义因素。所有电影都会有一个人物或者旁白或者字幕来点出故事的核心,《赤壁》是通过周瑜和曹操对话揭示的。面对一场战争,无论赋予它多么高尚的理由,无论谁打赢了它,双方都是输家

说道吴宇森的人道主义,就不得不提一下张艺谋导演的世界和平。同样在关键之处,《英雄》中嬴政说出了这部片子的核心,那就是“寡人终于明白,战争就是和平”(我将原话中的剑改为其指称的战争)。我想《赤壁》之“英雄”版大致会如此如此:

话说小乔和曹操一夜尽欢之后,她尝试到了一个老头和青年“手段上的差别”,遂理解了曹操发起战争原来只是为了统一天下,救人民于战争的水火之中,而周瑜与诸葛亮等人不过是逆历史潮流的反动分子,回到江东后力劝周瑜投降曹操,又通过其小姑子孙尚香劝定了刘备。于是,天下大事,分没多久就合了。

军训,就不能换点花样

又是一年的9月,从小学到大学开学的日子。新生们的报道自然少不了军事训练,这个“悠久”的传统。

年年的军训都离不开那几个项目,齐步走、正步走、列方阵,最后再来个集体表演,这让我想起来张艺谋大导演的影片,其中少不了这样的场景:从《英雄》里排列整齐吆喝“大风”的士兵,到《满城尽带黄金甲》里一波波的大小齐一的宫女,这种集体主义的“人肉城墙”。

记得很久前看麦克·杰克逊的MV,里面形形色色的着装和高矮胖瘦的伴舞者让看管了统一着装、整齐划一的国产舞蹈的我不由眼前一亮。……扯远了。

再说军训,从初中到大学,我一共被军训过三次,幸运的是在大学的那次军训中告知我们那友善的军官此经历后,才免去了后来的一系列训练项目。然而,并没有发掘这些次的军训对我来说达到了其实用目的,至少在每天上下班的路上还是站的腿酸。

别给我扯什么到了国家危难的时刻,指望这训练了10来天左右的学生们奔赴沙场,英勇捐躯。每年几百个亿的军事支出造就不了一支武装力量?还要靠朝鲜战争那种人海战术来抵御敌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且在这样一个和平年代,为何不能把军事训练变成一场生存训练,把场地从太阳下移植丛林里,把齐步走、正步走换成如何在野外寻找食物和水源。

我想对于这样的训练是学生们极其乐于参与的,就功能目的来说也可以培养他们的冒险精神和团队合作意识,这恰恰是我们的“素质教育”所缺乏的内容。

示儿——《千里走单骑》首映式上感人至深的父亲独白

似乎叫示儿比较贴切,不像陆游的那么老骥伏枥,但备感人。

当我老了,不再是原来的我。请理解我,对我有一点耐心。当我把菜汤洒到自己的衣服上时,当我忘记!怎样系鞋带时,请想一想当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当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早已听腻的话语,请耐心地听我说,不要打断我。你小的时候,我不得不重复那个讲过千百遍的故事,直到你进入梦乡。

当我需要你帮我洗澡时,请不要责备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千方百计哄你洗澡的情形吗?

当我对新科技和新事物不知所措时,请不要嘲笑我。想一想当初我怎样耐心地回答你的每一个「为什么」。

当我由于双腿疲劳而无法行走时,请伸出你年轻有力的手搀扶我。就像你小时候学习走路时,我扶你那样。

当我忽然忘记我们谈话的主题,请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回想。其实对我来说,谈论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你能在一旁听我说,我就很满足。

当你看着老去的我,请不要悲伤。理解我,支持我,就像你刚才开始学习如何生活时我对你那样。当初我走上人生路,如今请陪伴我走完最后的路。给我你的爱和耐心,我会抱以感激的微笑,这微笑中凝结着我对你无限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