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德国

这不是虚构,是我们的生活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同学们好!坐下!”
这是我们从小学到高中的每节课前的“问候语”;从上课时端正的坐姿到举手起立发言,我们都有一套标准的“行为规范”,
我们也已经准备了一套术语去定义行为失范者,
“不遵守纪律的”、“自由散漫”、“缺乏集体荣誉”等等,这些人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都是“坏学生”,“坏”就要受到惩罚。
种种熟悉的场景让我们觉得《浪潮》中的老师和学生的所作所为是“正常的”而且“合情合理”,这根本不是一部虚构的德国电影,而是我们当下的生活。
当学校成为一种微型独裁组织的土壤,其培育出“祖国未来的花朵”必定是一帮表情木纳,渴望集体感和归属感的顺民。
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已经想象不到除了服从、除了过集体生活,个人还能按什么样子来生活。

没有人哪天会站出来告诉我们说,“这一切不过是一个试验而已”、“你们没有领袖”、“你们需要自行决定自己的事情”。

问题是,当独裁垮塌,我们是否会因为过惯了集体生活而像那个深陷其中的孩子一样。

在《浪潮》的第一节课上,有同学说现在的德国人没必要再为上世纪中叶的那场浩劫计较太多,另一位女同学即可反驳说“那是我们必须承担的责任”。我也曾在评论《朗读者》时质疑了德国人对于那种责任的反思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一种姿态”而已,但这部影片是一个“警告”。
06年德国世界杯时,有媒体就对于德国人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举着自己的国旗,也能像其他国家的人一样舒畅自己的“爱国热情”了,但没有人能够清楚“民族主义”何时会滑向“极端”,正如《浪潮》作为一场课堂实验滑向失控那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