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潜规则

秘密VS潜规则

本文不是从“两代人问题”的角度来看这部电影。更不是去讨论什么“换位思考”。

一场车祸让“奔四”的妻子有了一次做女儿的机会,一个成长中的身体。于是她以这样的双重身份把观众带入中学生的日常生活,一个离校20多年的人进入学校这样一个陌生的空间,面对对自己熟悉、自己却不熟悉的人,年轻母亲开始学会了适应但同时带着成年人的克制和谨慎。

成长的烦恼在于你在不断选择中又不断得失去另外的可能性,年纪越大,你可以做选择的余地就越少。这次事故让妻子有个一个未来有许多重新选择机会的年轻,她希望抓住它。

这种奇异的结合体是一个怪兽,当个人突破了社会规则所设定的“选择集合”,在“秘密”的状态下,导致的结果是丈夫陷入了苦恼,他失去的不是妻子和女儿其中的一个,而是全部。

《透明人》讲述的也是个人突然增加了众多可选择的可能性时出现的问题。

更严重的是,一旦这种对自我“选择集合”的突破成为一种众多人拥有的机会并继而成为常态时,整个社会规则就会瓦解,这种半公开式的“秘密”在当下就是“潜规则”。

电影中母亲基于家庭伦理和对丈夫的爱退回到了自身原有的状态,我们就多为她抹了几把眼泪。

然而,现实中享受“潜规则”的人绝不会主动割舍掉自身的利益,更多的人则是希望进入这种“潜规则”的游戏,能为自身赢得不在其“选择集合”内的机会。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潜规则”

多年前国人本着强烈的民族热情痛骂小日本卖给中国第三等车,但今年来像Dell等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某些作为让国人对“大公司”也有了些清晰的认识,看来不仅是日本会这样,欧美公司也同样如此。

在“强烈谴责”他们后,我们是不是也要思考我们的问题。为何这些国际知名公司在中国会这样,在其国内如何?或在欧美日等国家是否也这样呢?恐怕不会,除了有严格的市场准入外,政府对企业的监管以及事后严格的赔偿制度都制约着这样事件发生的机率。然而在中国,政府常以“法律还有待完善”的官僚姿态来推卸准入制度的漏洞和监管缺失的责任,更重要的事还存在着所谓的“潜规则”,这恐怕是跨国公司想要在中国立足即“本土化”所需要掌握的关键。

google在中国市场的起初失败,大概就是不明白所谓的“中国特色”,当比它更了解“潜规则”的百度成功占领市场后,google才明白但可恨晚了许多。

当越来越多的国际巨头涌入中国,他们看好的不是市场,而是没有规则的市场。有点像几百年前美国的淘金热,有所区别的是这里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和一群需要贿赂的官员。因此,跨国公司渐渐的认识到了这种“潜规则”,中国也就越来越多的出现像Dell公司那样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