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言论自由

技术宰制的时代我们都成了脑残

我博客上的一篇书评被自动加锁了,无法呈现在博客前台。这是Blogbus最近调整“写博客”功能的后果,它引入了关键词封锁技术,与先前将某些关键词打星号相比,的确“进步”了不少,而且能在“有害”的文章发布之前就将他屏蔽掉,让人不得不气愤。询问管理员,得到的回复是替换掉关键词就好了,但问题是,我怎么知道那些是你们所谓的“关键词”呢?任何法律和法规也没有给我提供这样一张不能言说的“关键词清单”。

屏蔽掉我可以换个地方发,也可以换一个地方写博客,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互联网并没有像有些人期望的那样,带来了民主和自由。反而,我们深陷入一种技术宰制的境地。

奥威尔在《1984》里所作的只是对传媒(传统媒体)时代技术的威权统治,它渗透和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当然还有新语言的推广已经让人没有用来思考的词汇了。在新技术:手机、电脑和网络时代,宰制的手段已经达到了史上前所未有的境地。

在网上发表言论会受到敏感词过滤机制的裁断,平面出版时代或者某些方面因审查者的个人判断还有可能让一些书籍出版,而此时程序通过敏感词的查找就可以批量的否决。很明显,目前的各大网站都已经装置上了这种自动过滤程序,进一步,我们的MSN或QQ对话框会自动屏蔽有害的言辞,我们的输入法根本不会出现有害的词组。

在这种技术宰制下,被过滤掉的词会通过别的缝隙出现,这就是被称为“脑残体”的文字。脑残体和过滤程序是同比增长,过滤程序越强大,脑残体会越多;相反,脑残体越出现,过滤的敏感词又在不断扩充。最终,互联网上的言论几乎都成了片段的只字片语,已经难以形成有效的逻辑,隐喻已经在此不起作用。

人的理性因此被绞杀在过滤技术中,在这个时代,我们都成了脑残。

我们带着自由言论的口罩和不受蒙蔽的眼罩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孟复在哈佛大学发表的题为《我所感知的中国》的演讲中说:在北京人们可随意评时政 没人认为不妥。。。。。。云云

用两幅图评论一下十分妥贴:

图为巴西媒体协会为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做的公益广告。

图里的文字翻译成英文是:

The censorship never gives up. It always return disguised. 3th of May, world day for the freedom of press.

中文意译为:我们带着自由言论的口罩和不受蒙蔽的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