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谈古论今

阿拉伯世界:从专制的噩梦中醒来

【译者按】阿拉伯世界都已醒来了,中国到底还要睡多久。

这个在仅存的共产主义国家中最大一个,或许也是仅存的专制国家中最大的一个。

本文翻译自Economist,原文地址http://www.economist.com/opinion/displaystory.cfm?story_id=14082930

文中亮体字为译者所加

——————————————————————————————————

一场平静的革命在阿拉伯世界展开了;革命会在最后一个独裁政府选举败北时完成

什么在折磨着阿拉伯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在本周出版了阿拉伯世界状况系列报告中的第五份报告。这份报告读起来让人沮丧。阿拉伯人是一个有活力和创造力的民族,其悠久而辉煌的历史囊括了艺术、文化、科学,当然还有宗教等方面令人瞩目的贡献。而另一方面,当代阿拉伯国家的突出贡献却是他们一贯所保持的失败记录。

他们一开始就没能让其人民获得自由:六个阿拉伯国家完全禁止成立政党,其余的则秘密地限制政党活动。他们也没能让其人民富足:虽然拥有石油,联合国报告指出阿拉伯世界约五分之二出头的人每天生活在2美元之下。他们也没能让其人民获得安全:报告认为强大的内部保卫力量却用来对付阿拉伯国家自己的民众。他们也没能满足年轻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估计阿拉伯世界在2020年必须创造出5千万个新工作岗位才能容纳一个不断增长的、年轻的劳动群体——实际上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是不可能做到的。

阿拉伯政府对待批评的态度常常只是一笑置之。布什在任美国总统时,以及美国新保守主义责怪基地组织的兴起正是因为阿拉伯缺乏民主所导致时,他们承受了不少这样的批评。长期的实践让阿拉伯统治者已经成为辩解其失败的专家能手。他们归咎于自己的文化并不适合西方式的民主政治。或者归咎于他们的历史,如果使他们不再疲于应付帝国主义者、犹太复国主义者、冷战分子们的入侵,他们如今或许会做的比较好些。

不可否认,很多理由是正确的。这些的确都是让伊斯兰民主进程复杂化的事实。当然还有石油、以色列、以及美苏之间的对抗都意味着殖民地时代结束之后,并没有留给阿拉伯世界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道路的机会。拿最近的例子来说,阿拉伯还在不断受到伊拉克的入侵。而目前,他们发现自己还被夹在美国和伊朗争夺地区霸权的中间。

奇怪,阁下,他们喜欢投票

即便如此,长期以来的借口变得越来越没有说服力。伊斯兰并没有阻止民主在亚洲穆斯林国家生根。即使是在伊朗这个曾被看作是神权统治的国家,在最近有缺陷选举之后,也显示出比大部分阿拉伯国家更大的民主活力。至于外部入侵,近年来很多更为健全的选举在以色列占领下的巴勒斯坦举行,也在美国入侵下的伊拉克举行。当他们拥有了参加真正选举的机会时——如最近黎巴嫩——阿拉伯人理解什么是利害攸关并不困难,更多人也显示出愿意参加选举。正是他们统治者自己总体上会阻止、操纵或无视选举,他们担心要是给多数阿拉伯人以发言权,他们会投票把恶棍赶下台去。

正因为如此,如果专制体制按照自己的方式运作,可以肯定的是阿拉伯人不会得到选举机会。阿拉伯统治者依靠一种高压、恐吓和补选的扭曲结合体把持着权力。他们一次次地利用虚构出来的政党进行虚假的投票,之后他们又重新掌权。要是有真正的反对者存在,一方面也是被各种伊斯兰主义运动所分裂,另一方面世俗的政党比起对政制本身的厌恶来说,更加恐惧伊斯兰主义。当布什在那些被击败的联盟身上推行他的自由日程时,不情愿的阿拉伯领导人就拿出一些微不足道的改革来装点门面。如果说与一位总统联盟而致使民主受到玷污的原因存在的话,那就是阿拉伯人所鄙视的入侵伊拉克战争。

永久只是假象

那个显然已失去民心的政制果真会无限期的统治3.5亿以上的人口吗?穆巴拉曾做了28年的埃及总统,卡扎菲从1969年起就统治利比亚。阿萨德统治了叙利亚30年,在其死后权力又顺利地转移到了他儿子巴沙手中。布什促进伊拉克民主的努力失败以及民主在伊拉克崩溃之后,奥巴马以尊敬取代自由作为美国与穆斯林世界对话的中心。这或许是明智的:自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在阿拉伯人眼中的地位逐渐提升,并且布什热衷于改革他国的目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愿以偿。但这恰好意味着如果阿拉伯人想要民主,他们自己会抓住的。

西方很多人担心在阿拉伯的选举中,伊斯兰主义会趁机以一人、一次、一张投票的原则夺取权力。然而,伊斯兰主义在全体选民中似乎能获得的最大支持也就是20%多。非阿拉伯穆斯林国家如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证明了民主是远离极端主义最好的方式。压制只会让其更加危险。

民主不仅限于选举。它涉及教育、宽容以及建立诸如司法制度和自由出版等独立机构。最大的问题是普通阿拉伯人多大程度上想要这些。开罗街头很少会出现弥足珍贵的德黑兰式抗议。多数阿拉伯人似乎仍然不愿付出太大代价。观察一下伊拉克或许可以发现,他们宁愿停滞也不愿意接受改变带来的混乱。但是政制改革不能指望永久的被动。正如本报这期的特别报道指出,在阿拉伯世界政治停滞的背后,一场巨大的社会变动在暗处涌动,其将带来深远的影响。

几乎每个阿拉伯国家的生育率都在下降,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妇女正在接受良好教育,而且商人也希望在国家主导的经济领域获得更大的发言权。尤其是一场卫星电视革命打破了国有媒体的垄断声音,创造了一个公共领域,要求统治者为其统治进行辩解和为其合法性作证明,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所有这些改变没有一个单独能够催生出一场革命,但集合起来,它们在表面之下制造了一股湍流。旧式腐败、不透明和专制的阿拉伯政府已在所有层面上都失败了,而且它也不值得留存下去。它肯定在某一时刻全面垮台,具体什么时候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