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互联网

豆瓣为何如此诚惶诚恐

上篇博文只是翻译自国外的一篇书评,又是在评价另一本在国外所出版的书籍。似乎根本无关乎中国政治,发在豆瓣上时就以莫须有的理由被删除了。

张公子 你好,你发表的 共产主义:作为人类最大错误的死期 ,因为 给网站运营带来压力 已经被豆瓣删除。

我们已经将原文发往你的Email。

附:内容被删除的情况较多时,帐号有可能被自动停用数天。请参考:
用户管理细则 ( 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userrules )
社区指导原则 ( 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guideline )

–豆瓣

这回我是出离的愤怒了。豆瓣关闭了没上线几天的个人签名修改功能,又把日记功能关闭了,很多小组被关闭,很多被禁言,还有对一个网站来说最后的手段——关闭或删除ID。豆瓣走着一条互联网企业反向成长的道路,也就是说豆瓣开始衰退。互联网企业的成长正如豆瓣初期所作的那样,不停的推出新功能,用户也不断成长。现在豆瓣不但不再有新功能上线,反而将原来的功能一一禁掉,用户也会一个个丧失。我想这时候有网站能够一一捡起这样的功能和豆瓣流散的用户,那么他将会有巨大的成长。但这样的企业是否会走豆瓣自我阉割的道路,不得而知。

豆瓣犹如一个将要枯死的树,不得不放弃他那繁盛的枝干,因为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有活过来的生机

再者,到底是谁给网站运营带来压力?明明是政治强权所给予的压力,为何转嫁到网民身上。这个问题与中国政治一贯“推卸责任”的逻辑十分一致。

网站或政府永远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都是些别有用途的群众在兴风作浪。公司、网站只是要按照有关管理部门的要求行事即可,删、禁、堵、关。政府也只需按照某个抽象原则或最高指示行事,做同样的事。

正如我在“技术宰制时代我们都成了脑残”一文里所说,“互联网上的言论几乎都成了片段的只字片语,已经难以形成有效的逻辑,隐喻已经在此不起作用。”

如果影射、隐喻、比喻的言论已经让一个网站和政府如此诚惶诚恐,他是该担心自己还是该担心民众,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技术宰制的时代我们都成了脑残

我博客上的一篇书评被自动加锁了,无法呈现在博客前台。这是Blogbus最近调整“写博客”功能的后果,它引入了关键词封锁技术,与先前将某些关键词打星号相比,的确“进步”了不少,而且能在“有害”的文章发布之前就将他屏蔽掉,让人不得不气愤。询问管理员,得到的回复是替换掉关键词就好了,但问题是,我怎么知道那些是你们所谓的“关键词”呢?任何法律和法规也没有给我提供这样一张不能言说的“关键词清单”。

屏蔽掉我可以换个地方发,也可以换一个地方写博客,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互联网并没有像有些人期望的那样,带来了民主和自由。反而,我们深陷入一种技术宰制的境地。

奥威尔在《1984》里所作的只是对传媒(传统媒体)时代技术的威权统治,它渗透和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当然还有新语言的推广已经让人没有用来思考的词汇了。在新技术:手机、电脑和网络时代,宰制的手段已经达到了史上前所未有的境地。

在网上发表言论会受到敏感词过滤机制的裁断,平面出版时代或者某些方面因审查者的个人判断还有可能让一些书籍出版,而此时程序通过敏感词的查找就可以批量的否决。很明显,目前的各大网站都已经装置上了这种自动过滤程序,进一步,我们的MSN或QQ对话框会自动屏蔽有害的言辞,我们的输入法根本不会出现有害的词组。

在这种技术宰制下,被过滤掉的词会通过别的缝隙出现,这就是被称为“脑残体”的文字。脑残体和过滤程序是同比增长,过滤程序越强大,脑残体会越多;相反,脑残体越出现,过滤的敏感词又在不断扩充。最终,互联网上的言论几乎都成了片段的只字片语,已经难以形成有效的逻辑,隐喻已经在此不起作用。

人的理性因此被绞杀在过滤技术中,在这个时代,我们都成了脑残。

新新人口论与新经济增长

我们接收到的教育是:中国人口多是中国贫困的主要原因,所以要控制人口增长。且不从西方人权的角度谈论这个问题,仅就目前新经济(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来看,中国马寅初最先提出的人口论已经受到了挑战。

人口因素现在已成为新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

先引用一段互联网的数字:

2006年1月17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十七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05年12月31日,我国上网用户总数突破1亿,为1.11亿人,其中宽带上网人数达到6430万人。目前,我国网民数和宽带上网人数均位居世界第二。国家顶级域名CN注册量首次突破百万,达到109万,成为国内用户注册域名的首选,稳居亚洲第一。上网计算机数达到4950万台,网络国际出口带宽达到136106M,网站数达到69.4万个。IP地址总数达到7439万个,仅次于美国和日本,位居世界第三。
再引一段电信产业的数字(这是2005年的数字):

电话用户总数已达到6.74亿户,其中固定电话用户3.25亿户,移动电话用户3.49亿户,网络和用户规模居世界第一位。

人口上的优势带来的结果:根据Alexa.com的统计,比较它近两年来其访问最多的前15个网站,有十个网站始终保持在前十五位,它们是yahoo.com, msn.com, google.com, baidu.com, qq.com, sina.com.cn, yahoo.co.jp, ebay.com, 163.com, sohu.com(数据引自谁是未来的王者?全球及中国互联网大趋势分析),其中有五个是中国本土的互联网企业。

总结: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增长(假设是不断的),以及信息的广泛传递(一种时尚或新型的事物的传播深度和广度),文革后出生的一代人(特别是80后)成为新经济的最大消费群体,中国在人口上的优势为这种新经济的增长提供了动力。可以预测,新经济增长速度快的国家和地区将会出现在人口密集(前提是政治较为稳定)的地方。

互联网——技术主义的神话

开宗明义:

互联网更多的依靠一个成熟的管理,而不是一个成熟的技术。

在第二波互联网创业热潮中,人们(那些互联网专业人士)给予了更多的“理性”评价。

一些秉持技术主义观的年轻程序员们组成的团队,梦想着靠着自己的思考和模仿来的技术,能改变世界点什么,也顺便能改变一下自己的财富。于是便有了常见的模式:积累人气——风险融资——海外上市的三步财富路线图。从这里看来,的确是比第一次互联网泡沫更多的理性特征,起码这些风险投资者们比上次更多了些业内人士。但是否这个行业就走向了成熟?

google是这些技术主义者顶礼膜拜的网站,因此一个被google采用的技术应用就成了人们竞相追逐的对象——Ajax,似乎是Ajax造就了google的成功。唯一说提到google在管理方面的成就的,大概就是长尾理论,仿佛长尾理论成了google的专利。

但稍微懂得一些管理学或者经济学或者看过德鲁克作品的人,都可以说出,长尾理论不过是市场变化所能带来创新的一种机会而已。从管理学的角度来看,google的成功是更多的把握了市场变化,而且它也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组织,来鼓励创新。

每个公司都能提供10%或者更多的时间给员工自主,但我们是不是更多的考虑到了管理的成本还有员工的道德风险。3M公司,一个被管理学教科书和畅销书屡次提到的企业,是提供员工自由时间而鼓励创新的始祖,如果不如此,我们恐怕现在还用不到透明胶带和便笺,以及更多的东西。这两个企业在管理上有这样的相似之处,但技术上却是风马牛不相及。

总结:技术不是一个创业者唯一需要关注的东西,除此之外更多的是管理,当一个行业的管理水平大幅提升的时候,也是这个行业成熟的时候。不管它是汽车还是网络。